筆趣閣 > 都市言情 > 顧少的獨家摯愛 > 第1165章 眼里只有你
    ,

    穆婉頓了一下,剛說喜歡他,推開他是不合適的。

    她擔心,他就是想要她的心,然后把她的心給撕碎,索性,假裝給了他心,看他怎么撕碎,反正心在心臟里,她不用擔心。

    項上聿越吻,越深入。

    穆婉覺得氣都透不過來了,推住了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項上聿擰起了眉頭,“不是說喜歡我嗎?親都不愿意?”

    “你現在是傅鑫優的男朋友,如果你和我接吻的照片被人拍了給傅鑫優發過去,她就會去投靠華錦榮或者華冠林,對你是不利的,既然我喜歡你,我就要以你的利益為考慮。”穆婉說道。

    項上聿擰起了眉頭,判斷著她這話的真假。

    他希望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這里除了臺上的相聲,就我們兩個人,臺上的相聲也是我的人,你不用擔心。”項上聿說道,要朝著她繼續吻上去。

    穆婉詫異,“這里就我們兩個觀眾啊?”

    “嗯,我沒有允許其他人進來。”項上聿解釋道。

    事實上,就是為她準備的相聲,別人當然沒有機會來聽。

    “這樣會不會太霸道了,而且,就我們兩個人,別人會懷疑的。”穆婉說道。

    項上聿握住她的手腕,瓦解掉她的阻止,“本來就有關系,也不算懷疑。”

    “傳到傅鑫優的耳朵里,你會有麻煩的。”穆婉最后掙扎道。

    “她對我來說,不算麻煩,連蒼蠅都不算,你才是。”項上聿說道,嘴唇已經靠在她的嘴唇邊上了,輕而易舉的親了上去。

    穆婉擰起了眉頭。

    傅鑫優不算麻煩,連蒼蠅都不算,她才是麻煩。

    這句話是夸她,還是貶她?

    她怎么有點分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加上他吻的太……那什么……她的思緒也不能集中,迷迷糊糊的,只聽到一句可以嗎?

    她想回答不可以,就……

    穆婉一個巴掌去打項上聿,再次被項上聿握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“有人還在表演相聲呢。”穆婉怒道。

    她可不想表演,很是火大。

    “乖,婉婉,你先別生氣,早就不在了,我保證,沒有人會不想要眼睛,很安全。”項上聿哄道。

    穆婉確實沒有聽到有人再表演相聲,也不知道這相聲什么時候走的,還是覺得火大。

    她不喜歡這樣,太過瘋狂。

    “不是說,我還不行的嗎?”穆婉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問過醫生了,醫生說可以。”項上聿壓抑著氣息說道。

    穆婉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這都問醫生!!!!

    “你一點都不怕被發現?”穆婉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對我來說,最大的麻煩是你,其他人,事,物,我壓根不care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做帝王了嗎?”

    “囊中之物,時間問題,我就更不擔心了。”

    穆婉無語,他越來越過分了,她推著他,“一會我們要去比賽了,現在這樣,我怎么去比賽。”

    項上聿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下,“乖,一切有我。”

    一切有他的結果就是,他帶她回去洗了澡,換了衣服,趕回去比賽的時候,所有人都在等他們。

    在她消耗了大量體力,以及精神狀態不在位的情況下,就得了第三名。

    項上聿沒有讓她折現,而是要了對戒,給她戴上。

    “你戴了嗎?”穆婉問道。

    “戴了。”項上聿說道。

    雖然不是太貴的對接,因為她和他一起戴著,他卻覺得特別好,握著她的手玩,視線卻一直盯在他們手上的對接上。

    “明天我們回m國了吧,到了那,最好拿下來,現在還不是暴露的時候。”穆婉嚴肅地說道。

    項上聿擰起了眉頭,“你戴著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們兩個人只要一個拿下來就可以了,你戴著。”項上聿霸道道。

    “嗯,好。”

    咚咚咚的敲門聲響起。

    項上聿去開門。

    呂伯偉和安琪站在門外。

    醫生拎著箱子過來。

    “項先生。”醫生恭敬地喊道。

    “一會先拿下繃帶,如果眼睛看得見了,就開些藥,不用針灸和敷藥了,如果看不見,你要想想原因。”項上聿用命令的口氣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醫生頷首。

    項上聿去拉上了窗簾,只是開著床頭微弱的光,走到穆婉的面前,握住了她的手。“一會試下,看不看得見。”

    穆婉點頭。

    醫生一點點的把繃帶取下來。

    呂伯偉發現項上聿比穆婉還緊張。

    穆婉倒是平靜,情緒也沒什么波瀾。

    醫生把敷的藥拿下來,幫穆婉擦拭干凈了,說道:“你慢慢的睜開眼睛。”

    穆婉緩緩地睜開眼睛,光并不強烈,她第一眼就看到了項上聿。

    項上聿拿手掌在她的面前晃悠了下,“能看到了嗎?”

    穆婉握住了他的手,揚起嘴角,“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項上聿笑了,對著醫生說道:“有賞,你不是要開私人診所嗎?我投資了。”

    穆婉緩緩地看向呂伯偉和安琪,輕柔地說道;“我能看見了,你們不用擔心,現在幾點了?”

    呂伯偉看向手表,還沒有說話呢,就聽項上聿說道:“五點了,你想吃什么,我讓人做好了送過來。”

    “都可以。”穆婉說道,起身,打開了窗簾,看到外面的藍藍的天和藍藍的海,白云在空中,海鷗跟隨著在他們游輪附近。

    她不覺得眼睛瞎了會有多難過,可是看得見對她來說,確實心曠神怡。

    她走到了陽臺上,回頭,看向跟著他的項上聿,“輪船什么時候出發?”

    “晚上八點,怎么了?”項上聿問道。

    穆婉搖頭,“沒什么?我有點餓了。”

    項上聿打電話出去,“準備點好吃的,送到穆婉房間里來,多準備一點。”

    安琪看向呂伯偉,那眼神,下頷飄向門外。

    呂伯偉點了點頭,說道:“夫人,我們就在門外,有事情喊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們也去吃晚飯吧,晚上不用守著,好好休息,明天就到m國了。”穆婉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呂伯偉特意看向項上聿,頷首道:“我們去吃晚飯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項上聿說道。

    呂伯偉帶著安琪走,走時,還特意關上了門。

    “那個項上聿,真的很喜歡夫人啊。”安琪說道,“我看他的眼里只有夫人,沒有其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事情,我其實挺看好他,高深莫測,心狠手辣中,又不失情誼。”呂伯偉說道,他很少這么欣賞一個人。

    安琪笑著點頭,“希望他們能夠在一起,夫人人也不錯,和他倒是般配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在一起吧。”呂伯偉說道,隱隱中,又有些擔心……
广东麻将推倒胡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