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都市言情 > 第一狂妃 > 第3190章 這是敲詐吧?
    ,

    “帝師,你的竹園里,難道還有龍鳳神木嗎?”隋靈歸聽到了輕歌的話,便看向攝政王問道。

    “隋族長,龍鳳樹只存在于傳說中的北清太墟里,或者是北清十大空間之中,我怎么有那個本事培育龍鳳神樹呢?”帝師微笑回道。

    隋靈歸點了點頭:“也是,龍鳳神樹不是好種植的。”

    “想來血魔長老近日出沒于神木空間,聞多了神木空間里的龍鳳樹,導致嗅覺有些紊亂了。”攝政王又道。

    輕歌閉上眼深深嗅了一口,旋即笑道:“的確,是我聞錯了,帝師身上只有青竹冷香,并非龍鳳樹的木香。”

    “看來長老為魔族操勞多日,疲憊過度,是該好好休息了。這樣下去,身體可吃不消。”攝政王故作關心,巧妙地轉換話題。

    “帝師所言甚是,我會注重休息的,而今妖魔大戰已經結束,也不必再為此事操勞了。”

    輕歌笑著說罷,站在城墻邊沿,看向城門外的兩支軍隊。

    以鳳族為首的五十五鳳族已經撤退,都見不到半點影子了。

    還有兩支軍隊甚是惶恐,一是群龍無首的妖域軍隊,二是士氣不振的圣羽族軍隊。

    圣羽族長和圣羽仙子帶領著軍隊沒有趁亂撤退,便是想留下來看看血魔的悲慘結局,青蓮族長通天境高手出手,這目中無人的五長老一定沒有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怎知又一次的死里逃生,邪殿族老竟然為她出手,青蓮王甚至摔碎了王冠,城墻上下的變化實在是出人意料。

    等到這個時候,圣羽軍隊想要撤離可就晚了。圣羽族長本想在輕歌和隋靈歸、攝政王交談的時候悄咪咪地撤退,怎知輕歌一個眼神懶洋洋地掃來,輕飄飄地道:“來者是客,圣羽族長和仙子既然來了,不打算喝一杯嗎

    ?”

    圣羽族長背對著鮫魔城墻,做賊似得想要遁走,聽見身后傳來的沙啞之聲,圣羽族長有一瞬間感到了窒息帶來的壓迫感。

    喉結滾動數下,圣羽族長猛地吞咽口水,停下腳步緩緩轉過身去,面向城墻上的血魔。

    “五長老,幸會。”圣羽族長擺著適當的威嚴。

    輕歌眸光驟凝,殺意四起,俯瞰著城墻下邊的圣羽軍隊,嗤笑一聲,說:“圣羽族長,你可是要帶族兵攻我鮫魔城?”

    圣羽族長訕訕地笑,抹著冷汗說:“五長老誤會了,我族只是來湊個熱鬧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本長老相信族長的話,當年我和你們圣羽老祖還喝過幾杯,感情極深,你身為他的后人,又怎么會趁人之危,落井下石呢。”輕歌笑瞇瞇地道。

    這話鋒陡然一轉,在場的每個人都沒反應過來,不知血魔是何意。

    圣羽族長后背冷風嗖嗖,怎么覺得那血魔笑里藏刀,懷著鬼胎?

    當然,輕歌的話說出,大多數人亦是無語。

    這廝還說跟人祖先感情深厚,分明是胡說八道,當年也不知是哪個兇猛的,提著刀沖上圣羽族,殺個七進七出,還真是感情極深呢……

    圣羽族長額冒冷汗,頻頻查案,順著輕歌的話往下說:“長老這話說的對,我族是名門正族,怎么會落井下石呢。”

    這城墻上的人,也就只有無憂和墨邪看見了輕歌唇邊的笑,知道那里面的含義。

    倆人同情地看著圣羽族長,不約而同地搖了搖頭,這族長怕是老糊涂了,都不知道自己走進了狼的陷阱里。

    敢來湊這丫頭的熱鬧,不割個兩斤肉,可是無法罷休的呢。輕歌感激涕零,躍下城墻,熱情地邀請圣羽族長:“美酒佳肴都已備好,族長里邊請。錦上送花不難,族長雪中送炭才是難得可貴。族長一定是聽聞冰帝欲攻鮫魔城,特率

    領圣羽族兵前來支援,這份情誼魔族銘記于心。”

    圣羽族長被輕歌說得頭暈眼花,竟是鬼使神差如被下蠱般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圣羽仙子感覺不對,想要拉住圣羽族長,卻又害怕血魔。

    鮫魔城的城門大開,迎接圣羽族長。

    “今吾感激涕零,愿與族長結為姐弟,喚一聲族長弟弟,只愿魔淵圣羽二族永無干戈。”輕歌虔誠地道。

    圣羽族長稀里糊涂跟著輕歌走上城墻,莫名其妙多了個姐姐,腦子里一片漿糊,甚至無法獨立思考了。

    他哪里知道,悄無聲息間,一縷魘北寒煙纏上圣羽族長的魂靈,撼動圣羽族長的意識。

    這會兒圣羽族長的狀態雖然還是清醒的,但是跟喝酒上頭沒有多大的區別,好端端的老頭,這會兒實在是懵得很。

    圣羽族長說:“血魔長老……”

    “叫什么長老,真是生疏,叫姐姐。”輕歌怒道。

    噗嗤——

    墨邪忍不住捧腹大笑,都直不起腰來了。

    無憂嘴角猛抽幾下,憋笑憋得滿臉通紅。

    都以為血魔萬年壽元,可他們知道,嚴格來說,這還是個未滿二十歲的小丫頭,竟讓人家活了幾千年的族長叫姐姐,實在是厚顏無恥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圣羽族長實在叫不出口。

    輕歌以為圣羽族長說了什么話,湊近聽:“圣羽弟弟,你說什么?”

    圣羽族長愣了,他什么都沒說啊。

    “弟弟,你再說一遍,姐姐這會兒仔細聽。”輕歌又湊近了幾分,忽然驚嘆一聲:“這……這不大好吧,不過既然是你的一片好意,我也就笑納了。”

    輕歌抹了抹眼尾的淚:“這雪中送炭之情,姐姐絕不敢忘,魔族經歷戰爭浩蕩,損失慘重,圣羽弟弟竟然想資助魔淵一個億的元石,實在是令人驚訝。”

    靜……

    唯風聲悄悄。

    天地間,古老的城池上,每個人都是呆訥的。

    這是敲詐吧?

    一定是敲詐!

    就連隋靈歸和攝政王都被血魔的操作給驚住了,看呆了。

    圣羽族長聽到輕歌的話,雙目瞪大,一時氣結,指著輕歌說:“本族長沒有……”輕歌驀地捂著圣羽族長的嘴:“弟弟,你別說了,我不讓你為難,我答應你,一定會收下這份大禮。圣羽一族得知魔淵危難,千里迢迢趕來資助支援,真是讓姐姐在這冷漠

    的塵世間,感到了一絲溫暖。”

    目瞪口呆表情凝滯的眾人:“……”姐姐,這是敲詐界的新玩法嗎?

    “血魔!”圣羽族長怒聲呵斥。

    輕歌微笑:“族長,你若不是來支援的,難道是聽從冰帝命令來攻打鮫魔城?若是如此的話,那我魔族奉陪到底,請你圣羽的戰士出列,來攻鮫魔城吧。”

    圣羽族長和一眾人目瞪口呆,這叫個什么事呢,怎么還有這種人,求著別人攻打?

    圣羽族長更沒想到,如今的自己只有兩條路可以選擇,一則攻打鮫魔城,二則認了血魔這個姐姐,再笑嘻嘻給上一個億的元石。

    血魔跟明搶有什么區別?

    圣羽族長看了眼墨邪和邪殿族老,又看了看笑瞇瞇的夜族老祖宗,心口一窒。

    圣羽族兵若是以一族之力攻打鮫魔城的話,只怕會全軍覆沒。

    墨邪倒是機智,搖著扇子笑意盈盈地來到輕歌身旁,小聲地說:“拿下圣羽族兵,順便宰了這個老東西,一并吞了圣羽族,豈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輕歌若有所思,似是在思考墨邪此話的可信度。

    偏生墨邪也沒有壓低聲音,圣羽族長聽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圣羽族長求救地看向隋靈歸,隋靈歸干咳了一聲,別過頭去:“帝師啊,今日景,甚好。”

    圣羽族長:“……”黑魆魆一片,月光都很慘淡,隋族長這不是睜眼說瞎話嗎?

    倒不是隋靈歸有多好,只是圣羽族長一直依附長白仙族,而長白仙族跟中南幽族來往密切,尤其是當年的三鼎之戰,圣羽族可是幫著中南幽族的。

    正因為如此,隋靈歸才漠不關心。

    誠然,輕歌心里若沒有這個底兒,也不敢明目張膽的打劫。

    圣羽族長想要趁火打劫攻鮫魔城,就得做好付出代價的準備。

    血魔長老這人,雖然比較邪性,但也是光明磊落之人,從來沒有花花腸子,不會整那些算計。

    故此,圣羽族長今日在輕歌手里栽了個大跟斗,懷疑時間把血魔變得狡詐如狐貍了。

    “族長弟弟,何不攻我鮫魔城?”輕歌微笑道。

    圣羽族長面色愈發的黑,頭一次被人這么欺負,血魔就差沒拿刀架在他脖子上逼他攻城了,如此一來,就能收了圣羽族。

    圣羽族長慌了陣腳,圣羽族萬年基業,怎能毀在他的手里。

    羽皇一手創建的圣羽族,當年威名可是直逼青蓮、中南幽和血族三大通天族的。

    這三大種族,各守一方,亦被稱之為通天族。

    羽皇尚未閉關時,險些成為第四個通天族。

    通天四方,已有三族,第四個通天族,千百年來,一直是千族皇者修煉者們拿命相爭的。

    可惜,羽皇差一點就成為第四個通天族了,那時長白仙族不過是個奴族。

    很久以前,甚至千族修煉者們認為,給夢族三千年的時間,夢族必為第四個通天族。

    然而夢族好景不長,因千毒瘟癥被滅族,殘忍至極。

    那些尚未染病的族人們,都被處死了。

    一直以來,有野心的人,都想帶領自己的族人,成為第四族,可萬年過去,這個位置,一直是空缺著的。

    圣羽族長瞪著輕歌,怒氣沖沖,反觀輕歌笑意正濃,目光意味深長。

    “看來,是我會錯了意,族長并不是來支援的,既然如此的話,圣羽族長,你的族人們,今日可一個都走不了。”輕歌勾唇笑道。

    圣羽族長恐懼地看了眼邪殿長老,邪殿長老能與隋靈歸平分秋色,殺他一個圣羽族軍隊不在話下。

    圣羽族長不甘地看著輕歌,輕歌微笑著拍了拍圣羽族長的肩膀:“弟弟,識時務者為俊杰,莫要葬送了整個圣羽族的前程,那可是會被世人唾棄的。”

    這場景倒是詭異得很。

    一個年輕貌美妖冶艷麗的女子,喊白發蒼蒼的老者為弟弟,實在是說不出來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圣羽庫里,至多只能拿出七千萬元石。”圣羽族長憋屈地道。

    “成交。”輕歌笑道。

    圣羽族長懵了,沒想到血魔同意得這么爽快,圣羽族長心想早知如此,就多講點價了。

    “你,過來——”輕歌指向族兵里的圣羽仙子,潔白紗裙的圣羽仙子猶豫少頃,走至城門下。

    “弟弟,你說……”輕歌笑得燦爛。圣羽族長深吸一口氣,拿出一把鎏金鑰匙,從城墻高處往下扔,丟給了圣羽仙子:“拿此鑰匙入庫,取七千萬元石來。”
广东麻将推倒胡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