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網游小說 > 王者時刻 > 第五十二章 眼前的伙伴
    恍惚心塞了一天的周沫,原本想著三個人今天是不是要互相抱頭安慰,畢竟高歌和他一樣也應該很清楚首輪就遇到皇朝會是什么結果。哪想到高歌和何遇竟在這里一起冷靜分析起了如何打贏這一局比賽。這是認真的嗎?

    周沫恍惚了有一會,直到他點的咖啡被端上來時才回過神來,發現高歌和何遇都在看著他。

    “喝咖啡。”周沫舉杯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兩人也不說話,看著他喝咖啡。

    喝下口咖啡壓了壓驚后,周沫的情緒平穩了許多,再朝二人看去時,目光的重點就落在何遇身上了。

    高歌他是了解的。一年級時的兩個賽季,他們帶著三個湊數的隊友一起朝前沖著,當遇到很難戰勝的對手時,高歌并沒有輕易放棄,很認真地思考著能不能有什么戰術,有什么套路可以擊敗對手。只是可惜,套路是有了,也努力說服了湊數隊友一起配合,最后卻因為執行不到位被反打得很尷尬,讓隊友都是埋怨不已。

    兩次重復的遭遇后,高歌不做這樣的嘗試了。二年級的兩個賽季,遇到這樣的強敵時她都是極力做好自己,隊友那邊能給到幫助當然最好,給不到也不強求。最終結局都是慘淡收場。

    如今已是三年級,兩人第五次參加校際聯賽,卻是最不走運的一次,上來就碰到皇朝戰隊這種實力可進前八的隊伍。可是這一次,高歌卻恢復了她一年級時的狀態,積極認真地謀求起了勝利,這變化,應該是何遇帶來的吧?她是覺得現在又多了一個可以靠得住的隊友吧?

    “師兄你有什么話要講嗎?”何遇這時被周沫盯得有些發毛,忍不住問道。

    “哦,我在想你那個設想的可行性。”周沫說。

    “嗯,這也是我們比較擔心的點,據師姐說,你好像不是很擅長切后排?”何遇說。

    “可以這么說。”周沫不得不承認這一點。他是一個偏防守型的上單,即使是在團戰中也更樂于保護己方輸出。花木蘭、楊戩這類可以對對手后排造成重大威脅的英雄他玩得都不是很好,他不是沒有練習過,只是他好像天生就不擅長捕捉進場切后的時機,努力切后排經常打出的卻是瘋狂送人頭效果。

    “但是這一場我們還是需要你這樣去做,即使不能完成擊殺,至少也給對方制造一定的混亂,所以推薦用楊戩,一來可以拿掉對方擅長的英雄,再來也是楊戩進場后至少生存能力要更強一點。”何遇說道。

    “聽起來怎么像是要我去賣?”周沫疑惑。

    “說賣多不好聽。”高歌說。

    “對,是騙波傷害而已。”何遇說。

    “這波傷害騙完我還能活著嗎?”周沫郁悶。

    “這個,真的就要看技巧了。”何遇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我知道……”周沫更郁悶了。他畢竟也是個資深玩家,各種英雄的技巧和細節大多都知道的。就比如楊戩,有兵線和沒兵線的時候作戰能力就完全一不樣。這里的兵線是特指對手兵線,因為楊戩的大招根源之目是靠對敵人造成的傷害值來回血的。那自然命中的目標越多傷害越大,回復的血量也就越多。有對手兵線作為目標時,大招回復的血量會大幅提升。

    但是諸如這類技巧,知道歸知道,能不能靈活運用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周沫眼下郁悶,就是因為他對于這英雄的這方面技巧比較沒信心。

    “盡量吧,只是常規操作,我想我們應該是沒機會打贏皇朝的。”高歌這時說道。

    望著高歌的眼神,周沫仿佛看到了大一時的她。即使身旁只是幾個湊數的隊友,也在興沖沖地研究著套路,希望大家能共同努力披荊斬棘。

    因為我們比較弱,所以一定要用些非常規的手段。

    那時的高歌就是這樣的說的,而如今她的身旁就有人在提供著這種非常規的思路,自己作為她的老友,又有什么理由退縮呢?

    “我這幾天再練練。”周沫點了點頭,表示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開始吧?”何遇這時已經拿起手機打開了游戲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再約一下李思杰、趙進然他們?”周沫說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。”高歌對此不反對,如果可以,她當然也很希望五個人可以一起練習一下套路。

    “我給他們打電話。”周沫說著便搜起了通訊錄。

    “周沫師兄。”何遇這時在一邊叫了聲。

    “嗯?”周沫一邊搜到號碼拔出去,一邊看向他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手機都欠費了,怎么充得值?”何遇問道。

    “噓。”周沫立即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,很幸運的是拔去的電話也立即被接通了。

    “思杰嗎?我周沫啊。”

    “賽程表出來了,你有看到嗎?”

    “什么?無所謂……我們第一輪的對手是皇朝,對,張承浩的那個皇朝,來一起練一下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?不用練?反正也打不過?”

    “我們這想到了一個套路……喂?喂喂喂??”

    “掛了……”周沫一臉尷尬地看向高歌和何遇說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。”高歌輕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再給趙進然打一下。”周沫卻還不甘心,一邊看著高歌笑道:“能多一個人一起練也是好的嘛。”

    高歌沉默著沒有說什么,周沫這邊卻跟著陷入了沉默——電話一直無人接聽。

    周沫很耐心地等著,直至通話請求因為一直無人接聽而被中斷。

    “沒人接?手機忘帶了嗎?”周沫嘟囔著,又打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您拔打的用戶正在忙”,提示聲后,手機里傳來長長的忙音。

    周沫愣了有一會,這才無奈地掛斷了通話。

    “聯系不到。”他對二人說道。

    “還是我們自己來練吧。”高歌說。

    “已經邀請你們了。”何遇說。

    “來了。”周沫運行游戲,登錄后進入界面,便看到了何遇發來的邀請信息。進到組隊房間后,看到何遇和高歌都已經在等著他,就像每周的這個下午一起坐在咖啡廳等著他一樣。

    他很希望另外兩個空位也能有人坐,可是目前,看來就只能暫時空缺了。

    “開始吧。”周沫說道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何遇招呼了聲,開始了今天的訓練。
广东麻将推倒胡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