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都市言情 > 正道潛龍 > 第一九九六章 誰接走的人?
    晚上八點多,浙j某別墅內,駱嘉俊面無表情的坐在椅子上,皺眉看著一個斯斯文文的中年男子問道:“……你給我的藥,剛吃了還有效,但最近也不頂什么用了,該失眠還是失眠。”

    中年扶了扶眼鏡,斟酌半晌后,輕聲回應道:“駱先生,藥是治療身體的,但你的問題在心理啊。”

    駱嘉俊低頭沉默。

    “之前我就說了,要想緩解心理狀態,最好的辦法是休息。”中年再次勸說道:“離開這個圈子,換一個環境好好生活一段時間,這心理問題就能得到緩解。而藥呢……吃久了,就出現抗體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走。”駱嘉俊嘆息一聲,端起水杯說道:“你再給我開一點藥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每次多加半片,能得到一些緩解。”中年從隨身攜帶的背包中拿出兩個白色小瓶,輕聲說了一句:“千萬不要多吃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。”駱嘉俊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幾分鐘后,中年拎著包走出了客房,抬頭看見了東觀。

    “王醫生,他情況怎么樣?”東觀主動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好說。”中年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東觀一聽這話立馬急了:“你是心理醫生,怎么還能弄出來不好說呢?這叫什么診斷?”

    “心理醫生是什么意思?顧名思義,我得知道他的心理才能治病啊。”中年無可奈何的說道:“他一句實話都不跟我說,那我能怎么辦?看病沒有全靠猜的吧?”

    東觀無語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先走了。”中年拎著包,快步離開了別墅。

    “走吧,進去吧。”沙發上另外一個中年起身,先是招呼了一聲東觀,才推門走進了臥室。

    駱嘉俊將藥推到了抽屜里,抬頭看著中年問了一句:“飛哥,情況怎么樣啊?”

    “張永佐算的還真對。”中年彎腰坐在了椅子上,伸手拿起煙盒說道:“盛世萬豪的人,還真有跑到這邊來的。”

    駱嘉俊聞聲后,立馬打起精神:“什么情況,詳細說說。”

    飛哥低頭點了根煙,語速很快的介紹著情況:“我找的關系給我打了電話,他說就在剛才七點多鐘,在景h的一個縣里,有刑警擊斃兩名緬d籍男子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誰擊斃的?怎么是刑警,咱打招呼的不是邊防嗎?”駱嘉俊一臉懵b的反問著。

    “其實不用咱打招呼,緬d鬧出這么大動靜,邊f那邊也會警惕起來的。”飛哥話語簡潔的回應道:“每回那邊槍炮一響,不都有難民會過來嗎?邊防那邊都習慣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繼續說。”

    “這次事兒發生的有點巧合。刑警是過去抓毒f,按照流程在那個縣里設卡搜通行車輛,但沒想到劫到了對方。”飛哥吸著煙,眼珠子瞪的溜圓說道:“那幫人被截了以后,刑警一問話,聽他們大部分人都有緬d那邊口音,所以準備搜查一下車輛,沒想到對方就要跑……刑警這邊搞不清楚他們是干什么的,就當場擊斃了兩個。”

    駱嘉俊聞聲蹭的一下站起了身:“這幫人里領頭的是誰?”

    “那不清楚,刑警又不認識他們,現在只在抓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坐什么車?”駱嘉俊又問。

    “一臺轎車,一臺面包車。”飛哥低聲回應道:“已經查完了,車牌子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媽的。”

    駱嘉俊有些激動的在原地轉了一圈:“這說明國內有人接他們啊,不然邊f盯的這么死,他們上哪兒搞車去?還能掛假牌子?!”

    “對。”飛哥點頭。

    “得他媽確定一下,這批人里都有誰。”

    “這不好確定。”飛哥搖頭回應道:“那倆人當場被打死了,連口供都沒辦法扣,你上哪兒打聽去?”

    駱嘉俊在原地轉了一圈后,剛要轉身打電話,桌上的手機就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喂?”駱嘉俊立馬按了接聽鍵:“說!”

    “西北那邊的人通過點子抓了一幫蛇皮。”張永佐話語簡潔的說道:“這幫人交代,有人設套說要花錢走水,但自己這邊的人剛一去,船就被搶了。”

    “誰搶的知道嗎?”

    “被搶的蛇皮說他認識那幫人,露臉的全是邊j的。”張永佐撓著鼻子說道:“然后我又問了一下西北那邊的人,他們說,波索當時有兩個連的兵負責追擊,金泰宇,張東城,喬帥,征召那伙子人跑的方向……就是蛇皮被搶船的那邊。”

    駱嘉俊聽到這話,腦袋嗡的一聲。

    張永佐咬牙說道:“過境的那批人,肯定就是這一幫。”

    駱嘉俊舔了舔嘴唇:“你的意思,大魚現在全在國內?”

    “基本上可以確定。”張永佐立即點頭回應道:“通緝令一下,這幫人要在緬d出事兒,那只能是給沈天澤添麻煩。他們當時被打散了,完全沒有別的選擇,被迫過境是很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駱嘉俊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“沈燼南,段子宣,”張永佐腦袋轉的很快的說道:“很有可能會接這幫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駱嘉俊搖頭回應道:“沈天澤不會這么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張永佐反問。

    “你對他還是不夠了解。如果真是這幫人過境了,那沈天澤一定不會讓這倆人摻和進來。”駱嘉俊非常肯定的說道:“因為他肯定知道,我在盯著這倆人。”

    張永佐一愣后:“對,你說的對。”

    “傻b都知道他國內就這倆狗腿子,他怎么可能還把人往這兩家放?!”駱嘉俊低聲說道:“更何況,上午你給我打完電話,我也確實讓人盯著這倆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除了這倆,誰還會在這時候給沈天澤辦事兒呢?這幫人都是緬d掛名的通緝犯,一旦在國內出事兒,那是大問題啊。”張永佐低頭仔細思考了起來。

    駱嘉俊游走在辦公桌旁,也在仔細思考著。

    幾分鐘后。

    張永佐猛然抬頭,駱嘉俊停住腳步,二人幾乎同時張嘴喊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曹猛!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緬d境內。

    沈天澤躺在木椅上,也不吃東西,也不睡覺,就直愣愣的往窗外看去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木桌上擺著的嶄新電話響起鈴聲,沈天澤愣了一下,立即宛若彈簧一般坐起,伸手接起來喝問道:“宇哥嘛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是我?”金泰宇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這個電話卡就是給你買的,我只讓小吉給你發了號碼。”沈天澤激動的問道:“你們都沒事兒吧?”

    “尚……尚恩沒了……。”金泰宇低著頭,語氣結巴的回了一句。
广东麻将推倒胡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