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穿越 > 權色聲香 > 第1184章 踏空而來的仙女
    那個夏商?

    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夏商呢?

    夏商想問,想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樣的一個人。

    但想想還是算了,從一個小姑娘口中能得到什么有用的回答?

    “好了,我知道你心里抱怨著什么?

    不就是要我帶你玩玩嗎?

    正好,我帶你去看看明教的風景。”

    青鸞一聽,喜上眉梢,一把抱住了夏商的胳膊:“這可是你說的!”

    “走吧……”“嗯。”

    青鸞點點頭,然后回頭對屋里喊,“爹、娘,我跟教主玩兒去了!”

    里面傳來了青峰冷淡的聲音:“不要太久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爹。”

    青鸞很興奮,回頭就問夏商:“我們去哪兒?

    這里有什么好玩兒的?”

    “好玩的沒有,不過是一些比較宜人的山水之景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的大會在哪兒舉行?”

    “后山劍臺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去看看會場?”

    “你是客人,你說了算。”

    平日只有薛冷香練武的劍臺如今已變成了開宗立派大會的會場。

    因為劍臺是照日山上最大的一塊平臺,足可容乃上千人,縱橫百米,一面是懸崖絕壁,一面是云繞山巔,氣勢恢宏。

    青鸞一到劍臺邊上就被劍臺的寬廣所吸引,甩開夏商,施展輕功站在了劍臺中心。

    夏商站在劍臺邊看到中心的青鸞只有一個小小的人影,也不知這妮子在中間喊著什么。

    夏商慢悠悠地到了中間,聽到青鸞激動地說:“明教的劍臺比我劍心鋒的劍臺還要大好多,在這里練武切磋再太好了。

    這么好的地方,你的功夫有沒有長進?”

    說到功夫,夏商尷尬地撓撓頭,也不知說什么。

    青鸞的心思不再這里,像一只歡快地山雀在劍臺上躥下跳,不一會兒就跑遍了每一個角落。

    難得有一個身在江湖的姑娘能保持童真和單純,看她歡喜的樣子,夏商的內心也忽然放松了很多。

    青鸞跑了一會兒,站到了劍臺的山崖邊上。

    這里掉下去是映月湖,足有四五百米的垂直距離,但因為山間云霧繚繞,倒是看不到下面的景象,被一層薄霧遮擋著,所以并不顯得多嚇人。

    也正因為這樣,夏商擔心小妮子被眼前云霧所欺騙,要是不小心失足,那可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夏商跑了過去,抓住了青鸞的胳膊:“小心點。”

    青鸞沒有立刻退開,反而更朝著外面挪了兩步。

    夏商嚇了一跳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青鸞擰著秀眉,點著腳尖還望外面去望:“下面好像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胡說八道,下面怎么可能有人?”

    “真的!不信你看。”

    下面可是懸崖絕壁,要是有人,除非是能飛在半空。

    夏商當然不信,可看到青鸞那認真的模樣,又不像是在開玩笑。

    夏商還是探出頭去看了看下面。

    出現在眼中的是一層淡淡的云霧,朦朦朧朧地看不到任何東西。

    正當夏商準備拉著青鸞離開的時候,那層淡淡的云霧中忽然有一道淡淡地紫光閃過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夏商輕咦一聲,趕緊揉了揉眼睛。

    再一看,忽然一道紫光沖破了云霧朝著夏商所在的劍臺過來了。

    “師父,小心!”

    薛冷香的聲音從身后傳來,又是一道赤紅的劍光劃過夏商頭頂扎入了下方云霧。

    這一下,下方的云霧瞬間被紅色和紫色所照亮!兩個強橫的真氣藏在云霧之中引而不發,同時又是兩個人影交織,各自持劍,短短瞬間已經分不清交手了幾個回合。

    真氣爆發,很快沖散了云霧。

    藏在云霧中的人影也漸漸顯露出真容,除了薛冷香之外,另外一人居然是月凌波!“別打了!”

    夏商大喊。

    因為在半空中戰斗的兩人離劍臺并不遠,所以夏商的聲音被兩人聽到。

    聽到夏商的聲音,戰斗戛然而止,所有真氣都消散空中,然后就是兩道人影沖上劍臺,站在了夏商身邊。

    一邊的青鸞都看傻了。

    她雖然是宗師的女兒,但卻很少看到宗師級別的戰斗,沒有想過有人能在半空中戰斗,并且爆發出這么強大的真氣。

    宗師只是針對月凌波而言,薛冷香還差得遠呢。

    雖然月凌波已經手下留情,但短短半分鐘的戰斗,薛冷香已經感覺體內氣血翻騰,差點兒就要吐出血來。

    還是月凌波渡入一口真氣進入薛冷香身體,才讓她翻騰的真氣得到了控制。

    “凌波,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夏商一臉茫然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來嗎?”

    月凌波淡淡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你的弟子都已經安頓好了,但沒有看到你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在他們之后動身的。

    所以晚來了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聽說你還在養傷。”

    “在家里呆得久了,聽說你有在江湖中搞事情,我就過來看看咯。

    你看我像是有傷的人?”

    看到月凌波忽然出現,夏商自然是難掩喜色,但身邊還有兩個女人,也不好作出什么出格的舉動。

    “那個……能來就好。

    你姐姐呢?”

    “姐姐傷勢極重,一兩年之內是不能涉足江湖了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月凌波也難掩憂色。

    夏商頓了頓,也不知道這時候該說什么。

    月凌波把目光留在了薛冷香身上:“你這個徒弟進步也太快了吧?

    才多久,實力竟然已經到了培元境巔峰。

    不過要進一步突破就不是時間的問題了,重要的是機緣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前輩指點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太急,真氣不夠內斂……算了,每個人的修煉都不同,就算我僥幸突破了宗師也沒有資格指點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你別岔開話題,你怎么會出現在懸崖下面?”

    “找不到上山的路,就這么一路上來而已。”

    夏商一臉無語,心說也只有宗師才能這么任性了,踏空而來?

    “這不是青峰的丫頭嗎?”

    “你認識?”

    “你忘了?

    當初這妮子還想拜入水月山莊門下呢。

    想要打探玉簫天音功的底細。”

    說起當年之事,青鸞臉都紅了。

    那件事畢竟不光彩,青鸞又是個小姑娘,難免臉上掛不住,羞得不知該說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不要緊的。

    這不算什么大事,門派之間相安插親信不是什么新鮮事。

    我都不在意,小姑娘也不必在意。”
广东麻将推倒胡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