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都市言情 > 都市之最強狂兵 > 第二百二十四章 善后
    校園貸款嗎?

    能夠在校園里做到這種事情的,也就是存活在私立學院的李想了吧,放到天朝的普通高中里,這樣的壯舉根本難以完成,楚暉問道:“借貸款是你的個人行為,老師我無權阻止,但李想他們的貸款是高利貸吧?逾期一個月的話,不是要還更多的錢嗎?你一個月就需要花這么多錢了,下個月還清后支撐得住嗎?”

    “我沒有找李想會長本人借錢,而是找他們牛人組的副組長——周文濤借錢的,利息不是很高,每個月才收我百分之二十而已,不過他讓我不要跟別人說,因為絕大多數人都是五成利,我利息那么低,被別人知道了不好。”劉欣低下頭來,在說這些話時心里有些愧疚,“甚至我逃出家里,這段時間的生活費都是他給我的。”

    一個月還兩成的利,這不跟私人借貸差不多了嗎?

    難以想象一個高利貸機構居然會正常的跟人放貸。

    青春期的少男和少女,都是擁有著復雜心理的生物啊。

    楚暉已經在心里勾畫出,周文濤各種討好劉欣喜歡的畫面了,這個時期的男生根本不懂得如何去討得女生的喜歡,只知道無窮盡的給她們送禮物,女生們盡管會笑嘻嘻的把禮物收下,但末后指不定還要跟閨蜜吐槽,“這個質量不好”、“這個款式太老”、“這個牌子不行”……種種下來批判男生的不用心。

    然而一旦是校草級別的學生給她們送生日禮物,她們會開心得嚎叫到希望全地球人都能夠知道,縱然是只送了只五塊錢代購的筆,她們都能激動的睡不著覺,甚至在腦海里上演出一場三十塊錢票價的青春電影。

    若不是劉欣對紅毛混混也表現的十分抗拒,不是完全投入式的喜歡,或者紅毛沒有那么在乎劉欣第一次的價值,恐怕周文濤早就已經頭戴綠帽,身披綠色甲胃了吧。

    哦,不對。

    不能這么形容。

    這都沒有舔到手呢,也算不上被綠。

    只能說招標失敗,指不定還愿意接人家的盤呢。

    楚暉在心里做著判斷。

    盡管星星之火酒吧距離派出所跟醫院十分的遙遠,但是兩者還是以最快的速度趕了過來,而看到有救護車還有警車過來后,絕大部分人都不跳舞里,圍成一堆跟著朋友七嘴八舌,他們拉著酒保還有服務生各種問話,傳遞著第一手跟第二手的消息,有些自媒體的編輯還主動的上前窺探拍照,準備當晚發出最及時的稿子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兄弟到底發生什么事情了?”路人a問路人b道。

    “聽說是有人在里面吸毒,剛好有個警察跟老板是朋友,然后把人給制服了。”路人b回答著路人a的話。

    “喂喂,兄弟,搞什么鬼,怎么救護車跟警察都來了?路人c又問路人d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說是有人在里面吸毒,然后神志不清拿著酒瓶子在那亂晃,里面的警察為了制服他把四肢都給打斷了。有點嚇人。”路人d打著寒顫,同時也在微信群里發著自己拍下來的照片。

    “天吶,這算不算暴力執法?不行,這么有趣的事情怎么不發個朋友圈呢?”路人c有點興奮,把道聽途說的來龍去脈,發到了朋友圈里,一副抨擊社會,表露內心正義,愛國愛人民的積極形象。

    以上幾個還算是有點良心的,更有的直接歪曲事實,如警察暴力執法、酒吧老板的保護傘、男女情感糾紛……從警匪劇一下子跨越到反貪劇,又跳到了都市言情劇,就差有靈異頻道區的人寫鬼上身,鬼差抓人了。

    待警察跟護士把人帶走后,葉龍也走到酒吧的中心處,用麥克風安穩眾人的情緒,他說道:“不好意思,剛才在包廂里發現了一點意外情況,有幾位客人在包廂里聚眾吸毒,我想要報警他們甚至還要對我大打出手,于是無奈之下我便跟我的朋友動了手,現在有一位傷情有點嚴重,已經交給警察和醫院來處理了。

    眾所周知,我們酒吧是絕不允許這種事情出現的,不管是毒品還是女人,我們通通不搞!總之不好意思打擾了大家今晚的雅興,我葉某在這里對大家說一聲——今晚這輪我請!”

    話音一落,熱血沸騰的dj再次在酒吧里響了起來,酒吧再一次的回歸到了熱鬧之中,仿佛剛才的事情不過是一件小的插曲而已。完事后,葉龍走到了楚暉的身旁,楚暉笑了笑:“處理的還算不錯嘛。”

    “這種事情發生在我們酒吧比較少,放到外面的酒吧的話,早已屢見不鮮了。”葉龍攤了攤手道:“我不是說過了嗎?上京市并不比戰場上要好上多少,殺人這種事,可不單單只有戰場上才有。”

    “關于他們說的白果幫還有康老板的地盤,龍哥你了解嗎?”楚暉跟葉龍問道,他今天剛跟老石聊上這個,才沒過半小時就遇上了白果幫的人,也是夠湊巧了,現在黃煙煙人帶著那幾個混混走了,他也只能問葉龍了。

    “天上人間、小刀會、白果幫。這三個黑惡勢力組織分別占據了上京的黃、賭、毒市場,三家看似分家,實則關系非常的貼切,比如白果幫的人會讓癮君子去找小刀會借高利貸,而換不上的話,如果有妻女的就讓他們拿自己的妻女做抵押,讓他們到天上人間里去打工,來還債。在天上人間里不管是少女還是少婦都有著豐富的市場,在從那些大顧客手里得到的錢,分給她們這些被抵押的人,只有可憐的百分之二十。”

    “剛開始只是陪酒,到后來就會逐漸發展到床上,如果是第一次的女人,還會得到不少的消費,但隨著被點次數的增多,她們的金額也會因為富商的嫌棄而下降。等到利用價值完全榨干之后,就把她們拋棄。”說著這些話的時候,葉龍死死地攥著拳頭,強忍自己內心中的憤怒。
广东麻将推倒胡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