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科幻懸疑 > 諸界末日在線 > 第三百六十四章 沒人罩你
    音樂躁動。

    曖昧的粉紅色籠罩全場。

    閃爍燈光照在一張張惡鬼面具上,將酒吧里的肅殺之意消抹干凈。

    幽天鬼道:“之前是躲在兇魔塔的庇護下,現在又托庇于教會——你就這么怕我們?”

    顧青山滿是愜意的道:“除非別人出錢,我才會殺人,否則我倒是愿意喝喝小酒,做點小菜,過過小日子。”

    幽天鬼看著顧青山,心中升起一股荒謬的感覺。

    這個刺客竟然是這樣一幅德性?

    情報上顯示,毒長老在城主府跟這個刺客有一些小小沖突。

    然后毒長老一行人當晚就死了。

    ——如果毒長老真是這個罪獄龍王所殺,那么這個罪獄龍王必定是那種老謀深算,兇狠毒辣的老手。

    絕不會像現在這樣,到處托庇于人,就是不愿意打上一場。

    ——難道自己的判斷是錯的?

    原本篤定的事實變得模糊不清,幽天鬼站在那里,靜靜的想了一會兒。

    ……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應該有兩種情況。

    第一種情況,從這個刺客的反應來看,自己確實判斷錯了,兇手另有其人。

    第二種情況,毒長老之所以被這個刺客殺死,肯定是有什么隱秘的緣故,而現在這個刺客不愿意硬碰硬,是因為有其他的圖謀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這個刺客還是要殺。

    就算兇手不是他,也可以用他的死亡朝整個虛空城宣告,敢殺惡鬼世界的長老,就是這樣的下場。

    這樣做,一是可以洗刷惡鬼世界的恥辱,二是可以麻痹真正的兇手——如果兇手另有其人,肯定會因此而松懈,這就便于自己繼續在暗中尋訪真相。

    那就……

    殺。

    幽天鬼朝身后做了個手勢,口中說道:“龍王,你有沒有想過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顧青山問道。

    “總是靠別人保護,是無法活到最后的。”幽天鬼道。

    只見他身后的魔鬼紛紛取出一張命符,喝道:“輪轉惡鬼之界!”

    酒吧不見了。

    整個世界驟然消散。

    “小心!這是世界之術,他們正在把我們帶往另一個世界,那必定是屬于他們的殺陣之——”

    鴉飛快說道。

    顧青山突然打斷他,喝道:“鴉,你的預言!”

    鴉也是反應極快,立刻改口道:“但這個世界之術突然出了點問題,他們沒能成功把我們帶去,大家一起出現在了某個陌生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只見惡鬼們手中的命符統統燃燒殆盡。

    一個接一個玄奧的符文憑空出現,在虛空之中凝聚成一座符文陣。

    顧青山看著那符文陣,忽然發覺自己竟然看得懂。

    當初在圣靈世界,他通過唯尊葫蘆玉佩,獲得了紅鬼的“惡念焚神”之符。

    ——紅鬼是惡鬼世界的兩位統治者之一,其符法造詣本就是惡鬼世界的巔峰水準,那張“惡念焚神”也是用來對付羅蘭之王的,可謂是最強的命符之一。

    顧青山足足花費一億魂力,才以戰神技藝徹底將這張“惡念焚神”解構,深入領會了惡鬼世界的命符之法。

    現在,對于惡鬼世界的絕大多數符法,他早已融會貫通,了然于心。

    ——正是為了洞悉惡鬼的命符,他當時才會毫不反抗,生受紅鬼一記“惡念焚神”。

    現在,是收獲的時刻。

    顧青山忽然抬起手,以手指在虛空中劃出一道昏黃光輝。

    光輝如龍似蛇,瞬間凝成一個符文。

    這個符文暗下去,迅速崩解。

    畢竟是第一次構建符文,他失敗了。

    顧青山心中一沉,手速快如殘影,再次劃出一個符文。

    符文暴射出明黃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——成了!

    對面幽天鬼見了這個符文,跟見了鬼似的失聲叫道: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只見顧青山繪就的符文憑空消失,出現在符文陣之中。

    整個符文陣扭曲起來,散發出的波動也開始不穩定。

    “不好,鬼雄大人,傳送出了一點偏差!”一名惡鬼大聲道。

    說起來長,但這一切只發生在瞬息之間。

    下一秒。

    天旋地轉。

    重重的撞擊感傳來。

    所有人跌倒在地,又飛快的掙扎著爬起來。

    四周滿是綠色植被。

    參天大樹占據了整個視野,不時有一些小動物驚慌的逃離眾人所在之處。

    ——這里是一個陌生的世界。

    幽天鬼站在一顆樹的樹干上,望向顧青山和鴉。

    那個稱號為直死銀鴉的刺客,說出的話竟然成真了。

    比起這個,更不可思議的事情是,罪獄龍王竟然掌握了命符之術。

    ——而且是極其高深的命符之術,只用一個符文就改變了整個符文傳送陣。

    不僅是幽天鬼,其他惡鬼也發現了這一點。

    他們陷入了一種奇怪的沉默中。

    對面。

    顧青山卻有些不爽。

    命符之道,本是他準備用來對抗惡鬼世界的底牌,結果現在不得不先用了。

    剛才真的很危險——

    惡鬼們所設置的傳送之地,肯定早已布下重重殺陣,一旦自己和鴉、御卷被傳送過去,活下來的可能性很小。

    命符之術極快,又充滿各種變化,非常難以防御和擊破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得不用了命符之術。

    虛空中,一行行螢火小字飛快出現:

    “你施展了命符之術。”

    “命符之術,須以他人命力為施展的觸媒。”

    “以魂力代替命力施展此命符,共計消耗五百點魂力。”

    顧青山心中一松。

    手上一兩億魂力,消耗個五百點還消耗得起。

    幽天鬼的聲音響起:“罪獄龍王,你的根底我很清楚,乃是一頭來自九億層世界的恐懼之魔,當初救了刺客公會的一名理事,挽救了公會財產,這才來到虛空城。”

    他身上突然暴漲起猛烈的殺機。

    “原本殺死毒長老,已經算是一件大事,但我沒想到,你竟然掌握了命符之術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我們惡鬼世界的專有符法,你是怎么掌握的?”

    顧青山嘆口氣,沒說話。

    ——想不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。

    幽天鬼朝身后做個手勢。

    所有惡鬼把命符收了起來,紛紛取出兵器。

    “說吧,罪獄龍王,這是你最后的機會了。”

    幽天鬼抽出背后的長戟,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殺我?”顧青山問道。

    “雖然這是一個陌生的世界,但這里遠離虛空城,所以兇魔、天使、刺客公會都無法再護著你。”幽天鬼道。

    說到這里,幽天鬼不禁回想起自己被一群大漢輪流拍肩膀的情景。

    現在,終于沒人能幫你了吧。

    幽天鬼只覺得出了一口惡氣,戲謔的道:“只會躲在別人身后的家伙,沒人罩你,你就只能去死!”

    顧青山默了一瞬。

    “等會兒再說,我需要先做一件事。”顧青山道。

    他猛的抽出一柄長劍,砍向身邊的兩個同伴。

    “你敢偷襲我!”

    鴉大怒,隨手抽出刺劍迎上。

    御卷也隨手揮出寒冰氣息,攻向顧青山。

    只見三人全力交手,互相之間各有攻防,戰斗直接進入了白熱化階段。

    “恩?”幽天鬼意外的道。

    ——這是什么情況?怎么他們自己打起來了?

    惡鬼們愣愣的看著這一幕。

    “大人,現在怎么辦?”一名惡鬼悄悄的問道。

    幽天鬼陷入沉默,心中有一種莫名情緒漸漸快壓不住。

    這個罪獄龍王,一會兒跟你喝酒,一會兒取個燈管安在頭上,一會兒又隨手揮出一道命符。

    現在,他居然跟身邊的同伴打了起來。

    ——你問我,我也不知道現在該怎么辦啊!!!

    幽天鬼收拾了一下情緒,心中忽然產生了一個想法。

    命符乃是鬼圣大人的根本。

    這個人掌握了命符之術,或許跟鬼圣大人有什么關系?

    幽天鬼朝對面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罪獄龍王正在全力攻擊另一名刺客和圖書管理員。

    或許……

    他有什么不能讓這兩人知道的事?

    幽天鬼想到這里,便吩咐道:“我們先按兵不動,靜觀其變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

    惡鬼們就按兵不動,默默看著三人交戰。

    只見他們你來我往,呼呼喝喝,打得不亦樂乎。

    數息過去。

    數十息過去。

    忽然,天空傳來一陣陣龍吟。

    一頭巨龍從天而落。

    “我感受到有人在與我們龍頭老大的傳人戰斗,這是要挑釁我們龍族嗎?”巨龍嗡嗡的說道。
广东麻将推倒胡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