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都市言情 > 少帥你老婆又跑了 > 第2090章 私心貪婪
    “存入假鈔的人是誰?”

    康日孝聞言,面露難色,見對方顯出不耐,又連忙答道:“我不認識。”

    康琴心凝眉,追問道:“什么叫你不認識?

    袁帆說當日你是自稱那人是你的朋友所以才親自招待的,你現在跟我說你不認識?”

    “我真不認識。”

    康日孝自己也急躁起來了,“我是在沈二老爺的飯桌上認識他的,就吃晚飯之后他向我打聽我們銀行里的利率。

    又說什么投資的話回報率又有多高,他是覺著我能給他高幾分利才找上我的,我就知道他姓黃。”

    他說完見康琴心臉色不好看,又主動道:“昨天事情敗露之后,我給他打過一次電話。”

    康琴心冷笑:“電話不通了吧?”

    康日孝辛苦,又抬頭說:“但我知道他住在哪里,我可以帶你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且不說那地址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我問你,找到他之后呢,你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康日孝忙道:“找到之后咱們問他把錢要回來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回來?

    你說的輕巧,人家手上已經有了開泰銀行存錢的票根,憑什么再把真的二十萬給你送回來?

    康日孝,你當時是怎么想的,就這樣讓人送二十萬假鈔進銀行的庫房,你是真不怕事啊!我告訴你,你這是犯罪的,我要把你送華民護衛司署的話,信不信你能吃一輩子牢飯?”

    康琴心實在是氣不過,繼續道:“我爸待你不薄吧,你要這么害康氏?

    我就想不明白了,你開泰的股份還沒賣出去呢,現在把開泰整垮對你有什么好處?”

    “我沒想著害開泰,我是康家人,我能害自己家嗎?”

    康日孝再表清白,“我就是一時糊涂。

    當時人黃老板說這錢進了銀行,銀行也是拿出去放貸,還不如他先把假的存進去讓他收個利息,然后私下把這筆錢去放私人貸,高利不說見效還快。”

    “等收到錢之后分再給你,對嗎?”

    康日孝不說話算是默認,過了會,又解釋起來:“其實我當時是猶豫的,但他說他有路子,還說可以找我先合資個五萬去放,我見短短月余就分到了一萬塊錢才同意了的。

    侄女,我當時真的沒想把這筆資金放出去啊,是你大哥書弘之前被司家整進了監牢,害得銀行聲名受損,取錢的人越來越多,不知怎么才動到了那筆錢……”“難道沒動到那筆錢,你就打算錢庫里一直堆上這二十萬假鈔?

    康日孝,你是不是覺得你做的還有理了?”

    康日孝聞言連忙認錯。

    他說的和袁帆早前所述有些出入,但大概意思康琴心聽明白了,就是假公濟私挪用銀行公款數額,偷偷出去外放高利貸,從中獲利,順道再坑一筆銀行利息的錢,聽著就知道應該不是初次了。

    康琴心乍聞姓黃的和沈英豪認識,心中就生出憂慮,期待別是她想的那個情況,轉念又擔心起開泰收購假鈔的進程,頗為憂愁。

    她將電話直接給他摔過去,“打電話。”

    “你爸在老家祭祖呢,身體又不好,還是別打攪他了吧?”

    康日孝不想和康昱通電話。

    康琴心冷呵一聲,“我讓你打電話送錢去銀行。

    不管怎樣,這二十萬你今天必須給我補上,別和我說沒錢,沒錢去賣房子賣車!”

    “二侄女,你過分了吧?

    開泰有困難,廣源就不能先幫幫忙嗎?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心情很不好,你再跟我磨嘰,我自己找人辦事,我就不信沒你的電話我從你名下換不出二十萬來!”

    “我是真的沒這么多……”康日孝撿起電話在茶幾上擺好,又整理起電話線,就是不想撥號。

    康琴心氣極反笑:“你不想打電話,那我來打。

    你不顧念別墅里的妻子和女兒,但康明路還在加拿大吧?”

    提到他兒子,康日孝慌了,“你想做什么?

    你這是搞內斗你知道嗎,你這樣子對得起康家列祖列宗嗎?”

    他其實也知道,這是康家丑聞,她不敢抖出去。

    “跟我說這些道理做什么?

    這年頭,重規矩重道理的人都容易被人算計,你拿捏著我爸的脾性和我談條件,做夢!我丁點兒都不善良,管不著什么無辜不無辜的,你要不要試試?”

    康日孝滿眼懼意,知她這語氣是說認真的,忙應道:“我打,你別去打攪明路,我找我秘書幫安排。”

    康琴心閉眼“嗯”了聲,靠在沙發上很是疲憊。

    等他打完,又問道:“把姓黃的地址給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說肯定人不在了嗎?”

    康日孝小心翼翼的詢問。

    康琴心反問:“那你還有其他的聯系方式?”

    康日孝思量了下,回道:“不然我們去沈家找二老爺?

    他肯定知道那姓黃的是什么路子。”

    康琴心苦笑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和沈家的少東家關系很好嗎,找他問問沈二老爺不是很好解決的嗎?

    再說,區區沈家,你找司家人出面不也是手到擒來的事嗎,沒你說的那么嚴重吧?”

    康日孝還是覺得眼前人在虛張聲勢嚇唬自己。

    康琴心懶得接他話,對外喚了聲“來人”。

    她吩咐二人今日跟著康日孝出去籌錢,不準他回島上的別墅。

    康日孝不情不愿的離開。

    剛離開,客廳鈴聲響,是袁帆從開泰打來的,言語著急:“二小姐,那二十萬存款的戶主來提錢了!”

    康琴心大驚,驚訝于對方的肆無忌憚:“這么早?”

    “是,我也沒想到會這么早,現在開泰的錢庫里根本拿不出二十萬現錢來,這可怎么辦?”

    袁帆緊張不已。

    康琴心早前不好的預感成真了!她就知道這件事和沈英豪脫不了關系,先是沈家取錢將廣源銀行的錢庫搬空,接著連應對假鈔的時間都不給,這人又去開泰取二十萬,這是針對整個康家。

    若是如此,那康琴心最害怕的那個顧慮,恐怕也會成真。

    袁帆在電話那頭“二小姐、二小姐”的喚著,康琴心回神,“知道了”。

    她再看了眼時間,繼續道:“現在還沒到銀行正式上班時間,你等到點之后陸續安排人點鈔準備出庫,我過會就到。”

    袁帆繼續強調:“但錢庫里的錢不夠……”“我來想辦法。”

    康琴心說完,回房換了身衣服,自己開車直奔新麗大道。

    抵達新麗銀行的時候,那邊工作人員剛剛就緒。
广东麻将推倒胡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