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一劍斬破九重天 > 三、才子佳人,棋逢對手(三十四)
    畢竟也是自小就有天才之名,盡管王崇也知道,天心觀的天才弟子去了其他大門派,也未必就如何,但是他仍舊只把眼光,放在那些秀出群倫之輩身上。

    在峨眉派的那段時日里,王崇也曾把自己跟峨眉的四大弟子,莫銀鈴之輩做過比較。

    他雖然不服氣,但反復比較之后,仍舊頗沮喪。

    就算大家修行一樣的功法,王崇也并無信心,就一定能夠超過那般最優秀的峨眉弟子,就算是次一等的峨眉弟子,他也沒有十足信心能夠優而勝之。

    莫銀鈴能夠短短數月光景,道入天罡,駕馭飛劍,王崇除了望洋興嘆,再無別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修煉元陽劍訣也有幾個月了,還未突破煉氣,待得修煉到胎元之境,也許要一兩年,這般差距著實令人沮喪。

    王崇甚至生出了,要不要順手一劍砍了尚紅云,就此少一個對手的念頭。

    只是他終究還有幾分理智,自己雖然此時勝過了尚紅云,又有諸般手段,但陰定休老祖指定的三代弟子,必有大氣運在身,萬一自己沒能得手,就此多了一個不死不休的仇人。

    就算自己得手,也不過惡了峨眉,仍舊沒有半點好處。

    好容易提前結交了這般人物,卻非要去得罪,鬧出一個仇家來,殊為不智!

    王崇心情復雜,抱元守一,卻沒有像往日一樣修煉,而是暗暗把心神和三條冥蛇合一,周圍游弋。

    三條冥蛇,一條是白娘娘,一條青鱗,一條灰鱗。

    王崇把白娘娘留著護身,驅遣青鱗冥蛇和灰鱗冥蛇向遠處探索,他知道胡九歸和種崖,必然在向南的方向,故而并未有關注來時的道路。

    這也讓他錯過了小狐貍胡蘇兒和燕金鈴,這兩個女孩子,尋了一處草窩,正在遠遠的眺望小廟。

    胡蘇兒瞧見了王崇,傳授尚紅云飛火擊雷大法,不由得滿眼都是羨慕,跟燕金鈴嘮叨道:“公子為何就不肯傳我煉氣之術?偏偏遇到你和隨便一個女孩子,就肯傳授他們法訣?難道是因為我生的不夠好看?”

    胡蘇兒比較了一下,自己和尚紅云,再比較了一下燕金鈴,自覺論相貌,自己還是優勝。

    胡蘇兒想來,不是相貌,必然是因為出身了!

    “我變做女孩子,樣貌身材,哪里輸人?就算恢復原形,也是萌萌噠,毛茸茸,皮軟毛細,能擼能揉……”

    燕金鈴眼睛眨都不眨,瞧著小廟,根本沒有心思聽小狐貍嘮叨。她自覺蒙受了王崇大恩,想要報答,這一次肯跟胡蘇兒出來,也是希翼能夠幫忙。

    她巴不得再有什么鬼物妖物出現,自己沖出去,幫王崇殺了。

    王崇也不知道,自己身后跟了兩個女孩兒,他駕馭了冥蛇,一路探索出去二三十里,忽然眉心一疼,一道黑氣橫亙,森森魔氣,寒徹透骨。

    “糟糕!”

    王崇根本來不及辨查,探路的冥蛇看到了什么!

    一縷魔意借助了兩條冥蛇為橋梁,竟爾侵入了他的識海。

    王崇天魔識打開,抵律識,末那識,多羅識并用。

    先以末那識“逆返死生”,讓循著冥蛇意識侵入識海的魔意失去了目標。又復催動了抵律識“移識易意”,分出一個虛假的意識,引魔意來襲……

    最后才是,運用多羅識,轉化七二煉形真氣一縷,化為元陽劍氣,劍意如電,連帶他分出的虛假意識和魔意一起斬滅。

    元陽劍意至純至陽,最為克制魔意,如若降魔之威,天下間也沒幾門心法比得上。

    畢竟這門元陽劍訣,乃是陰定休老道,畢生劍術之集大成,非同凡響。

    斬滅了侵襲的魔意,王崇全身都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剛才的危機,千鈞一發,若是稍有應對不當,他就要被魔意侵染,淪為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王崇斬滅了魔意,重新控制了兩條冥蛇,他借助冥蛇的雙眼,去觀察魔氣沖天之所在,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兩頭魔物正在翻翻滾滾的廝殺,十幾頭黑魂鴉在天空兜轉,呱呱怪叫,似乎在給各自的主人助陣。

    一頭魔物生有七八對肉翅,只是翅膀粗短,根本不能御空,另外一頭魔物全身都是肉塊,還在不斷的生出更多血肉,更生出無數血肉觸須,如長鞭水草一般狂舞,已經瞧不出來是什么形狀。

    兩頭魔物就如兩頭軟爛肉撕打在一起,惡心多過了兇厲。

    王崇畢竟魔門出身,又有煉就天魔識,借助冥蛇的眼睛,透過了兩具已經化為異物的肉軀,看到了潛藏在兩具魔物體內的魔頭。

    兩頭魔物體內,密密麻麻,寄生了不知多少魔頭。

    這些魔頭都想爭奪軀殼,這兩頭魔物的肉軀,每一寸都有自己的獨立意識,每一個魔頭只能控制一塊血肉,強行操控這塊血肉,想要吞噬同類,轉化妖魔之軀。

    也是胡九歸和種崖兩人,根本不懂得魔門禁忌,冒險嘗試天魔奪道,找引來無數魔頭,這些魔頭互相爭斗,都想奪宿主的身軀,根本沒能徹底完成對宿主的天魔染化。

    若是只有一二魔頭降臨,早就奪了他們肉軀,魔染成功,化為魔物,四肆虐人間了。

    也虧得他們招惹的魔頭太多,這才遲緩了天魔化形,未有魔頭成就氣候。

    王崇忍不住暗罵了一句:“兩個傻貨這是勾引了多少魔頭下來?就算渡過長生劫之輩,也就是勾引一兩個魔頭,哪里敢這般玩火?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黑魂鴉都失去了控制,原來主人早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王崇也是無奈,胡九歸和種崖,這會兒已經死的不能再死,半口活氣也不曾留。

    他們兩人的精魄,早就被魔頭們吞吃了,留下的肉身給這些魔頭們胡亂爭奪,魔染之下,已經盡數化為天魔血肉。

    “須得盡快出手,斬殺了這些魔頭!若是給這些魔頭爭斗下去,最后出現了吞噬所有同類的勝利者,只怕這魔頭的威能,會成長至不可思議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王崇念叨了一句:“我去行個方便。”
广东麻将推倒胡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