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帝火丹王 > 第3344章 教子
    宋立也是心領神會,微微低頭,躬身行禮道:“恭迎教子!”

    低頭的剎那,宋立不著痕跡的抹去了眼睛上的霧氣,免得被吳天等人看到,心生狐疑。

    寧淺雪亦是平復著內心的激動,微微點頭,道:“好,你做的不錯!”

    “教子,此子當真是你的人?”屈高寒根本不相信宋立與寧淺雪有關系,看似是在詢問,實際上,是在質問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覺得我在說謊?”寧淺雪瞥了屈高寒一眼,旋即冷笑一聲,“難道我不能有我自己的人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只是覺得……”

    寧淺雪根本不想給他說話的機會,直接打斷道:“也罷,你不相信是吧,那好,一切等主教回來再說也不遲。不過……”

    寧淺雪話還沒有說完,屈高寒連忙道:“教子誤會,老夫只是覺得他身份可疑,所以才……現在好了,既然有教子作保,他的身份當然不需要懷疑了。”

    開玩笑,見主教,等待主教的論斷?

    如果宋立真的是奸細,或者說能夠完全坐實宋立是奸細,那一切都好說。

    可到時候仍舊無法坐實宋立是奸細,到時候該如何收場。

    教子都給宋立打包票了,你屈高寒還不依不饒,是不是說,你屈高寒也懷疑教子也是奸細。

    恐怕真的到了那時候,主教定然不會饒恕他的。

    再者說了,寧淺雪作為教子,說宋立是他的人,也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沒準宋立真的就是寧淺雪成為教子之后,秘密安排進主教司中的人物呢。

    作為教子,秘密將人安排進主教司,的確有些不妥,可這又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人家未來要成為主教的,要控制主教司的,現在就培養自己的嫡系,難道不對么。

    可以說,寧淺雪現在跳出來,說宋立是她的人,秘密安插進主教司的,任憑是誰,都無法懷疑,基本心里頭覺得可疑,可那也不能說出來。

    上一次耀月被廢,已經引起了軒然大波,這個時候,有關于教子的事情,都十分的敏感。

    誰都不知道主教想些什么,更加揣測不到主教的心意,自然亦是不想將事情牽涉到主教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們也知道,我剛剛加入主教司沒有幾年,還突然被主教看重,成為教子,根基淺薄,所以呢,秘密安排幾個信得過的人進入主教司各個分堂,應該并不算過分吧,如果過分,那我改之……”

    寧淺雪輕笑著,目光亦是十分的融合。

    不過因為個人氣質的原因,即便她目光柔和無比,可落在別人眼中,她仍舊是哪個站在極遠之地俯視眾生的冷美人。

    可遠觀她的美麗,一旦近看,感受得到的,只能是她渾身上下散發出的無盡的冰冷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此事,不是我們能夠評價的。”吳天道。

    寧淺雪微微點頭,看向黃明燦,目光卻不再柔和。

    “此人是反東廷勢力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正是,也是他告訴我宋立是反東廷勢力的奸細。”屈高寒現在只能將所有的事情都推脫到黃明燦的身上了。

    現在這個時候,無論如何,都不能跟寧淺雪發生沖突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,說我的人都反東廷勢力的奸細,那豈不是說我寧淺雪與耀月一樣……”寧淺雪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屈高寒和吳天均是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屈高寒連忙道:“教子不要誤會,我馬上給教子一個交代。”

    屈高寒顯得非常恐懼,他恐懼的不是寧淺雪,更加不是寧淺雪頭上頂著的教子的身份。

    他真正恐懼的是主教,他們這些主教司的高層都知道,耀月的事件,主教似乎有些后悔。所以那件事,主教都歸咎給了他們這幫主教司高層,也正是因為如此,現在主教司內部,最為敏感的事情,就是有關于教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若現在誰指責寧淺雪是異教徒,很大幾率會被主教撕碎的。

    別說寧淺雪不是,就算寧淺雪真的是異教徒。在耀月事件的余波還沒有完全散去的情況下,主教現在也絕對不會處置寧淺雪的。

    因為,連續兩個教子都是異教徒的話,豈不是說主教識人不明。

    這幫主教司的高層都是老滑頭,像是屈高寒這樣的人,這輩子就始終都在揣測著主教的心思,對于這一點他們清楚的很。

    對于屈高寒而言,弄死宋立也就能夠解氣,為此,得罪吳天倒是沒什么。可要是因此惹的主教不悅,那就得不償失了。

    “屈首座,你什么意思,之前不是說……”黃明燦一聽,心中一緊,他不明白,眼看著就要將宋立置于死地了,怎么突然冒出來個教子護著宋立啊。

    宋立明明就是異教徒,教子怎么會護著他呢。

    “哼,老夫就是受你蒙騙了,你現在還敢多嘴,屈顯……”屈高寒怒道。

    屈顯愣了一下,猛地反應過來,他也知道,為了弄死宋立,得罪了教子繼而得罪教主,根本不合算。

    “我看真的如同宋立所言,你就是反東廷勢力為了攪亂我們主教司而來。”屈顯道。

    屈家父子都這么說了,黃幻自然也不能干站著,厲聲喝道:“黃明燦,你將老夫當傻子糊弄,看老夫要了你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言罷,黃幻手掌高高舉起,沒有絲毫的猶豫,便一掌劈下。

    黃明燦雖然有所準備,可他修為擺在那里,怎么可能抵得過黃幻這位神混境高層強者這么近的轟殺。

    手掌如刀,掌勁落下,黃明燦的鮮血濺出,染紅了身體周圍的地面。

    黃明燦瞪大了眼睛,眼神中充滿了不解和迷茫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是這個結果!來這之前,他信心十足,甚至屈高寒也同樣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可到頭來,不但沒有能夠將宋立置于死地,自己還命喪于此。

    這個結果,怎么同自己的想象,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宋立內心當中也有些恍然,他并不知道黃明燦到底經歷了什么,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,今天所見的黃明燦,同以前所見的黃明燦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他比以前更加的自信,也更加的難以對付。

    若非寧淺雪的出現,今天自己可能已經死在了黃明燦的指責之下。

    長出了一口氣后,宋立擺出一副驚訝的神色,喃喃道:“黃首座,你這是做什么,通過審問他,也許能夠知道各處反東廷勢力的據點,你現在將他殺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子,需要信口胡說,老夫只是氣憤他將老夫蒙騙……”

    宋立撇撇嘴,沒有再說什么,轉而看向寧淺雪。

    寧淺雪輕笑了一下,淡淡道:“好了,他也是氣憤之下,沒有考慮周全。”

    寧淺雪一旦這么說,宋立便明白了,此事不能深究,亦是明白,寧淺雪恐怕在教子這個位置上并不安穩。

    要不然,寧淺雪定然不會這么說。

    而是會同他一起,讓屈高寒等人繼續付出極大的代價。

    現在寧淺雪明顯是選擇了息事寧人,宋立亦是能夠領會其中意思。

    吳天道:“屈高寒,此事老夫記住了,來日方長!”

    吳天顯得非常氣憤,別管怎么說,他吳天今天被屈高寒折了面子,吳天就算脾氣再好,也不可能當做什么都沒有發生。

    “教子,老夫還有丹藥要煉制就不奉陪了。”吳天道了一句后,狠狠的看了屈高寒一眼,然后甩手離開,前往盛鼎司大殿的后殿。

    屈高寒就有些尷尬了,因為這件事,他得罪了吳天不說,而且引得教子不悅,更為關鍵的是,事情還沒有辦成,簡直虧到家了。

    他的臉色異常的難看,想要做出補救,可是吳天根本不給他任何補救的機會,人家都已經走了。

    思慮了一下,屈高寒也只能認栽了。

    “教子,老夫也有要是要辦!”朝著寧淺雪微微的行禮,隨后便帶著屈顯和黃幻匆匆離開。

    當屈高寒等人離開后,整座大殿就身下寧淺雪以及寧淺雪身邊的小愛和曲風了以及宋立了。

    宋立看著寧淺雪,目光中充滿了激動,只不過周圍還有其他人,所以他表現的也不是太明顯。

    小愛和曲風都在盯著宋立,他們倆是主教派來保護寧淺雪,供寧淺雪差遣的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他們倆也是主教派來監視寧淺雪的。

    此時他們倆心中充滿了狐疑,寧淺雪在成為教子的哪天,他們倆幾乎就始終跟在寧淺雪的左右,說是寸步不離,亦是不過分。

    可他們從來都不知道,寧淺雪安排了人進入到主教司。

    不過兩個人也沒有多嘴,更加沒有詢問,別看小愛和曲風兩人年紀不大,可大多數事情都能夠看的通透。

    “好了,讓你受委屈了。”寧淺雪強忍著激動,佯裝出一副倨傲的口吻說道。

    宋立聽到寧淺雪用這種口氣說話,亦是明白,寧淺雪身邊這兩個小家伙并不值得信任。

    心領神會之下,宋立躬身,十分恭敬道:“教子這么說,讓屬下實在惶恐,屬下的性命都是教子救的,這條命都應該算是教子你的,受點指責而已,怎么會委屈呢。”

    寧淺雪微微點頭,道:“我就在城中的旋風亭,若是有什么著急的事情,可到那里尋我,有什么情報,亦是到那里報告給我便是。”

    寧淺雪言語淡然,卻將自己的居住地點告訴了宋立。
广东麻将推倒胡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