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武煉巔峰 > 第四千八百二十四章 茜茜姑娘
    再次見到那拼死守護在她面前,遮擋了所有的狂風暴雨,即便身上沒有一處完好之地也依然沒有挪移半步的年輕護衛,大小姐孟茹的表情明顯有些激動。

    大小姐身后,一個模樣俏麗的女子靜靜地站著,應該是孟茹的貼身女婢,也好奇地打量著楊開和殷志勇,不過更多的是關注楊開,殷志勇年紀更大一些,又不英俊,實在沒什么好看的。

    “見過大小姐!”

    楊開與殷志勇躬身行禮。

    孟茹點點頭,望著楊開關切道:“傷勢怎么樣了?我讓翠兒送去的金瘡藥你用了嗎?”

    楊開低頭回道:“傷勢沒有大礙了,多謝大小姐關懷,正是虧得大小姐賜下的藥物,屬下才能好的這么快。”

    “有用就好。”孟茹笑了笑,“我也不知道什么藥對你有用,他們也不給我去看你,我想去看你來著……”

    楊開忙道:“大小姐金枝玉葉,自是不便踏足外院男子所居之地,傳揚出去對大小姐名聲也有損。”

    孟茹點頭道:“他們都這么說。”神色頗有些失落的樣子。

    不過很快又笑逐顏開:“看你好了我就放心了,你當時那個樣子真是嚇人,還以為你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楊開抬頭看看她,咧嘴笑道:“屬下命大,死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見他這般放肆,孟茹身后一直站著的貼身女婢眉頭微微一皺,表情有些不悅,還凌厲地瞪了楊開一眼,主動接過話頭道:“你們兩個這次護衛有功,所以大小姐特意從家主那邊將你們要了過來,以后在大小姐這邊可要盡心盡責,誓死護衛大小姐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屬下遵命!”楊開和殷志勇抱拳應道。

    那貼身女婢俯身在大小姐耳邊低聲道:“大小姐,時候不早了,你該吃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還在煎著嗎?再等一會吧。”孟茹道。

    那女婢道:“藥還在煎,但你上次受驚不輕,大夫說了,要靜心修養一段時間才成。”

    大小姐嘆了口氣,無奈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在女婢的攙扶下站起來,她對領著楊開和殷志勇的茜茜姑娘道:“領他們熟悉下這里,然后給他們安排個住處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茜茜姑娘盈盈一禮。

    大小姐孟茹在貼身女婢的攙扶下,順著樓梯走了上來,茜茜姑娘低聲對兩人道:“請隨我來。”

    楊開和殷志勇道一聲有勞,跟在茜茜姑娘身后開始熟悉四周的環境。

    大小姐所居的繡樓這邊范圍不是很大,不過有一些地方還是需要注意的,免得到時候有什么圖謀不軌的人藏身其中卻沒能發現。

    楊開跟在她身后左右觀望,將地形記入心中,既然被調撥到內宅來負責守護孟茹,那自然是要做好自己的本分。

    更何況,楊開還要想辦法去俘獲大小姐的芳心,打破曲華裳輪回時設下的心障。

    不大片刻功夫,茜茜姑娘領著兩人來到一間瓦房前:“這里就是你們住的地方了,距離大小姐那邊不遠,不值勤的時候,你們隨時在這里聽命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茜茜姑娘了!”殷志勇口中道謝,順手塞了一個錢袋過去,算是示好。

    茜茜姑娘明顯有些不明白情況,傻乎乎地接過錢袋,待反應過來這到底是什么之后,連忙推了回來,擺手道:“不用的不用的。”

    殷志勇笑道:“以后還有許多地方要勞煩茜茜姑娘多多提點,些許小心意,姑娘不必推辭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用的。”茜茜姑娘臉色通紅,“我……我來孟府也才沒多久,沒什么提點你的。”

    殷志勇一怔:“你來孟府沒多久?”

    “嗯!”茜茜姑娘一陣猛點頭,有些局促。

    殷志勇這下是真的感覺奇了,按道理來說,能在大小姐身邊服侍的,都是經過重重考驗對孟府極為忠心的人,剛來孟府沒多久的下人,連進內宅的資格都沒有,更不要說去服侍大小姐了。

    “你來多久了?”殷志勇好奇問道。

    “一個多月……”茜茜姑娘小聲回道。

    殷志勇驚呆了,對茜茜姑娘豎起大拇指:“姑娘真是洪福齊天!才來一個月居然就能服侍大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茜茜姑娘低著頭:“我也不知道,是上次出事之后,我奉命給大小姐那邊送藥,她看到我,便將我留下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這樣!”殷志勇唏噓不已,這運氣也太好了吧,雖說他是護院,茜茜是女婢,但一個苦苦熬了十幾年,這次無意間立下大功才被調進內院,而一個才來一個多月,只是被大小姐看中了就能進來,對比一下,簡直天壤之別,讓殷志勇心里頗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不過說起來,茜茜姑娘確實長的清純可人,容貌出眾,能得大小姐看重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得知茜茜姑娘也不是大小姐身邊的老人,殷志勇倒是放松不少,最起碼不用刻意去討好人家了。

    一直未曾開口說話的楊開忽然道:“大小姐身邊的貼身女子,叫翠兒?”

    茜茜姑娘渾身抖了一下,好像楊開忽然出聲嚇她一跳,紅著臉道:“嗯,那是翠兒姐姐,自小便服侍大小姐,跟大小姐一同長大的。”

    楊開點點頭,不再多說。

    片刻后,茜茜姑娘離去。

    殷志勇關好房門,低聲道:“楊老弟,大小姐身邊的那個翠兒姑娘,是不是有什么問題?”

    楊開方才忽然那么問,他還以為楊開發現了什么,禁不住猜測這翠兒姑娘該不會是寶田峰那邊安插進來的內奸吧,難道才進內宅又要立一大功?

    “沒什么問題。”楊開不知他會想這么多,“只是方才大小姐說,她曾讓那翠兒姑娘給我去金瘡藥。”

    殷志勇想了想道:“對,大小姐是這么說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見過這翠兒?”楊開問道。

    殷志勇搖頭道:“從未見過……”頓時反應過來:“是了,你對大小姐有護駕救命之恩,而且看大小姐今日的反應,她無疑也是很感謝你的,既然如此,那她派來探望你的人,應該是她身邊很重要的人才是,可事實上你養傷的這段日子,都是茜茜姑娘來探望你的。”

    他之前以為茜茜姑娘是大小姐身邊很重要的人,可如今看來根本不是,茜茜姑娘進孟府才一個多月,也是在那次出事之后被大小姐要到身邊去的。

    大小姐身邊最重要的人,應該就是那個跟她一起長大的叫翠兒的貼身女婢。

    “這是為什么呢?”殷志勇有些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楊開笑了笑道:“應該是翠兒姑娘得了大小姐的吩咐,卻又懶得,又或者害怕去探望一個傷重將死之人,所以便自作主張地讓茜茜姑娘去探望了,再讓茜茜姑娘匯報她,她再與大小姐細說。”

    殷志勇恍然大悟,沖楊開豎了個大拇指:“老弟真是思維敏捷,只是大小姐一句話便能猜出這么多東西來,怪不得那一夜你那么果斷就追擊了出去,說實話,那天你追擊出去的時候,我還以為你要逃跑呢。”

    楊開輕笑一聲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殷志勇好奇道:“老弟,你是怎么知道大小姐被劫了?”

    楊開道:“我不知道,只是猜測內宅有什么人被擄走了,并不曉得那就是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了不起。”殷志勇一臉佩服的表情,嘿嘿笑道:“老哥我也了不起,見你追出去立刻就跟上了。”

    事實上是楊開跑了,他沒把握一個人留在這邊擋住敵人,只能跟著一起跑。

    皺了皺眉,殷志勇道:“以小見大,這個翠兒姑娘好像不是什么好招惹的角色,咱們以后可得小心些了,別被她拿了什么把柄。”

    楊開點點頭,隱隱感覺自己若是想要俘獲大小姐的芳心,這個翠兒姑娘絕對是一個不小的阻礙。

    內宅之中的護院自然不可能只有楊開與殷志勇二人,事實上內宅護院數量不少,而且個個都實力強大,比起外院那邊要高出不止一個層次。

    出了之前那件事,大小姐如今對整個內院的護衛都極為不信任,這倒不是她大小姐脾氣,只是在內院眾多護衛眼皮子底下自己被賊人擄走,實在再難有什么信任可言。

    所以她才會將楊開和殷志勇二人要過來,家主孟德業寵溺這個大女兒,自然就順了她的心意。

    明面上是同意了她的要求,但實際上大小姐繡樓外暗藏的護衛還是有幾位的,個個都氣息深厚,不過大小姐和身邊的下人未曾修行,所以根本無從察覺。

    楊開之前從繡樓那邊過來的時候,便隱隱感覺到幾道暗藏的目光在審視自己,他也沒有道破,自己心知肚明即可。

    在接受大小姐貼身護衛的任務時,楊開跟家主提了要求。

    孟家家大業大,效率很高。

    兩人上午入了內宅,下午時分便有人送來了一套刀劍。

    刀與孟家制式狹刀相差不多,刀柄刻有翻云二字,抽刀而出,刀光亮如大日。

    長劍三尺三,劍身古樸,但劍面光滑,劍刃鋒銳,屈指彈時,劍鳴不止,劍柄上,刻有覆雨二字。

    殷志勇都驚呆了。
广东麻将推倒胡下载